“失信”的信而富为贷款中介“奶爸”引流

信业帮导航页面披露,最高20万元,最长分36期,最快1分钟对接。信业帮为专业信息发布平台,实际需求由第三方专业机构及客户经理提供服务。信业帮由杭州轻山科技有限公司运营,资金来源由正规持牌金融机构提供。

不难发现,信业帮并非直接撮合借款人与持牌金融机构,而是将借款人信息推给贷款中介,再由贷款中介为借款人提供服务,最终为借款人匹配合适的贷款机构。在整个贷款环节,信业帮并不直接提供服务,而是为贷款中介提供流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信业帮就是贷款中介的“奶爸”。

在这过程中,借款人信息是否得到保护,是否存在泄露甚至贩卖,值得监管重视。

非持牌的助贷平台给持牌网络小贷引流,这是比较常见的现象。但持牌网络小贷给非持牌的助贷平台引流,却发生在信而富身上。

工商资料显示,海东信而富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8日,注册资本2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文丕森,股东为上海信而富企业管理有限公司(30%)、童伟民(20%)、周紫芬(20%)、王应伟(20%)、王卓为(5%)、文丕森(5%)。

而杭州轻山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14日,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施建方,股东为施建方(99%)、朱森林(1%)。企查查数据显示,轻山科技曾开发“轻易花”、“多融客”、“借东风”、“好单多多”、“白白贷”、“速借宝”等手机软件。

开甲财经注意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轻易花”显示:谢龙福、柯兴才等团伙谎称自己是“生活贷”、“轻易花”工作人员,可办理或提高贷款额度,并以骗取“手续费”、“保险费”、“认证金”、“刷流水”等费用,累计实施电信诈骗205.46万元。

另一篇判决文书显示,张峰向谢福龙、柯兴才等团伙提供公民个人信息,这些个人信息是否来自“生活贷”、“轻易花”平台,裁判文书没有给出答案。如果受害人从未注册过上述借款平台,又如何让其落入诈骗团伙设计的圈套中?

值得注意的是,信而富至今未完成网贷P2P业务的清退,还先后19次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主要为劳动纠纷)。与此同时,信而富的存续业务也开始“铤而走险”。

2019年5月,北京商报发布《导流的借款平台年利率近840%!信而富“病急乱投医”》一文显示:王杰从信而富APP导流的“星河小贷”借款1500元,扣除375元的放款特权包,实际到账1125元,借款期限15天,到期还款1508.73元。据此计算,这笔贷款日利率2.3%,年利率高达839.5%、

今年2月28日,据自媒体“消费金融频道”报道,微信公众号“信而富消费贷”为“好汇借”、“信业帮”和“朵朵钱包”三款产品导流。其中,好汇借的运营主体为杭州轻山科技有限公司;信业帮的运营主体为杭州紫荆花互动广告有限公司;而朵朵钱包为贷款超市,内有多款现金贷产品,基本都是没有放款资质的高利贷平台,有的甚至标注“无视征信”字样。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4月28日晚,信而富登陆美国纽交所,顾成为继宜人贷之后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网贷P2P平台。2019年4月,新而富停止发布新标、停止借款匹配、停止刚性兑付,全面退出网贷P2P业务。

2020年3月25日,信而富宣布与SOS Health Rescue Services Ltd(“SOS”)达成投资和合作意向书。5月18日,信而富声明,已与SOS母公司“永保集团”完成资产注入和股权交易。同年8月8日,SOS向SEC提交的协议文件显示,SOS(前信而富)将包括P2P在内的多家子公司以350万美元的现金对价出售给“汉土资产”。

工商资料显示,汉土(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汉土资产”)成立于2015年6月5日,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应佩良,唯一股东为杭州五羲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企查查数据显示,汉土资产疑似实控人为张荣强,表决权100%,受益股份90%。

公开资料显示,5CGroup(五羲集团)是一家国际商务管理策划公司,为企业国际化及资本化发展提供全面且专业的咨询服务。

团队资料显示:张荣刚,CEO,与美国、意大利、土耳其律师及浙江大学教授团共同创立五羲国际公司。在投资策略方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应佩良,副总经理,毕业于浙江大学EMBA行政管理专业,负责企业行政管理,海外人才项目对接,政府招商策划,EPC总包、金融租赁做专项对接与服务。

表面上看,轻山科技与五羲集团没有关联关系,但同为杭州企业,五羲集团与轻山科技达成合作似乎顺理成章。但让人意外的是,正在拓展金融科技、营销服务、贷后管理方面的SOS与轻山科技从事的“助贷-营销”极为相似。

这是否意味着,五羲集团与轻山科技之间是否存在关联?果真如此,这就能解释,信而富为何给轻山科技旗下“信业帮”引流。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