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互联网民工”集体转战 TikTok

今年 2 月,Tik Tok 在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全面上线商城功能,这意味着 Tik Tok 商业化的趋势和野心越来越明显。

随着国际航班和物流的恢复,国内许多卖家也盯上了 Tik Tok 这池流量洼地,准备进入掘金;而 Tik Tok 和国内电商模式极其类似,也吸引了不少互联网从业者的关注。

许多人将 Tik Tok 比作 2019 年的抖音,认定这里面充满机会和财富,藏着互联网 最后一班 致富列车。

带着疑问,我们找到了在 Tik Tok 做电商的几名从业者,向他们打听 Tik Tok 抢占市场的真实情况。

自从去年底互联网加码裁员开始,任静明显感觉到前同事们对她热情了不少。时不时有人向她打听在 Tik Tok 做主播的收入,还夸她有远见,希望任静能带他们入行。

2017 年任静从海外名校硕士毕业后,进入了在线教育行业,没做几年, 双减 政策就来了。

那段时间,恰逢 Tik Tok 上线全球直播公会并在英国和印尼试水直播。

在被国内直播动辄数亿成交额、主播年入百万的收入滤镜打动后,任静凭借英语优势和开朗性格入行成了一名 Tik Tok 主播。

因中英两地有时差,任静的直播时间是早上 6 点到 10 点,做主播后和同事鲜有来往,只维持了 点赞 之交。

偶尔,任静会发一些自己 爆单 的朋友圈,留守国内互联网的前同事们则经常在下面留言,除了表达羡慕,也会留下一些对自己前途未卜的担忧。

所以当大家年底找到自己时,任静毫不意外,一想就知道他们又被裁员了,毕竟现在国内外互联网环境不好,都在相互打听有没有互联网黄金时代那样的机会。

很难说国内第一批掘金人是什么时候瞄准 Tik Tok 这片热土的,但眼下的 Tik Tok 确实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2022 年,Tik Tok 发布公告称其全球月活跃用户已突破 10 亿——这也意味着,TikTok 已经成功跻身 10 亿月活用户(MAU)俱乐部,日前全球用户活跃度 Top5 的应用。

Tik Tok 目前创作者少,内容领域还处于蓝海阶段,大约处于国内抖音 2018-2019 年的水平 ,在国内一家跨境电商担任 Tik Tok 运营的赵紫介绍。

对比国内抖音超 600 万的优秀创作者数量,Tik Tok 面对更庞大的市场,却只有 20 多万的创作者。这意味着,在 Tik Tok 做内容,竞争更小,市场更大,所获得的平台补贴也更高。

这就是一件有手能赚钱的事情 ,任静如是说,相比国内卷得要命的主播行业,做 TikTok 主播真的蛮轻松 。

彼时,在线教育行业规模扩张迅速,每天都有新人来报到,公司不得不出台规定每周固定时间集中办理入职以提高效率。

那些等待入职的年轻人也和她一样,毕业于名校,对互联网的高薪和挑战充满憧憬。

得益于国内手机的普及,从 2010 年开始,国内互联网开启了轰轰烈烈的扩张时代,从业者数量也飞速增长。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信息统计,2010 年我国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城镇单位就业人员为 186 万,到 2019 年达到了 455 万。

加上中概股出海、本地化的政策,互联网在当地大量招募留学生,一时之间成为 走出去 的中坚力量。

但随着流量见顶,行业缺乏创新活力,互联网高增长戛互联网大厂开始长达 4 年的缩编裁员。

2021 年到来的双减政策更放出了超 1000 万就业劳动力、疫情归国数量攀升的留学生……国内就业市场一时竞争激烈。

国外互联网环境也不见得多明朗。2022 年,互联网行业泡沫破裂的火烧到了硅谷本土企业,许多互联网公司纷纷裁员。

一边是互联网裁员缩编,一边是市场劳动力过剩,许多人转战去搜寻一些新的工作机会。

抱着 抢位 心态,不少嗅觉灵敏的年轻人决定做跨境电商去 Tik Tok 淘金。

更何况,Tik Tok 在欧美市场对创作者有着可观的流量补贴 ,任静表示。

不少早期入局 Tik Tok 的用户靠搬运视频赚到了第一桶金,此后月入 2 万、做副业月入 4000 等 经验贴 比比皆是,也加剧了 Tik Tok 的创业滤镜,让许多年轻人看到了致富道路。

今年 2 月,当 Tik Tok 宣布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全面上线商城功能、跨境商家也能入驻 Tik Tok Shop 后,国内许多公司嗅到机会,开始组建 Tik Tok 直播团队。

如今,在国内众多招聘软件上中,输入 Tik Tok 就会发现两个月内出现了许多和 Tik Tok 相关的岗位。

Tik Tok 看面对的地区大多为非中文地区,对年龄限制少,就连做主播,也不如国内那么 卷 。

任静在决定做 Tik Tok 主播时已 29 岁,没有任何直播经验,这在国内直播行业已是 高龄从业者 。

但 Tik Tok 更在乎英语英语水平、性格,对留学背景,对外表、年龄限制远不如国内多 ,任静说道。

从 Tik Tok 创立之初,监管风险就未曾断过,甚至时常有 封禁传闻 ,这也给国内观望的人蒙上了一丝阴霾。

另一方面,Tik Tok 的主要变现方式是内容获取流量补贴和电商,电商无论是直播还是视频 + 小店,或兜售给他人进行变现,但都涉及到开店问题。

Tik Tok 之前的定位和 Facebook 类似,是引流的平台,用户可以在上面发布内容后引导粉丝们进入独立站成交,也就是 Tik Tok+ 独立站 模式。

随着 Tik Tok 开始启动商业化,不少地区上线 Tik Shop 功能之后,目前变为半封闭小店、封闭小店,即下单需在 Tik Tok 平台内完成。

像目前英国小店中国人能用中国身份证开,但提现需要当地人实名提取或者官方 Mcn 机构;东南亚等国只支持当地人开通;美国则采用邀请制度。

在 Tik Tok 上线国际店时,涉及英国、泰国、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等几个站点,并不能同时开启,只能在满足 100 美金后开通另外的站点。所以不少人会将英镑结算的英国作为第一站。

结果当时英国跨境小店入驻门槛过低,甚至一度只要能提供国内营业执照和法人身份证照片即可申请入驻。

低的门槛吸引了大量卖家的涌入,导致平台商品质量参差不齐,客诉量增多之后,2022 年 4 月 Tik Tok 还封了一大批英国站的店铺、收缩了自注册的渠道、暂停了审核。

虽然同年 6 月重新开启了通道,但之后 Tik Tok Shop 的审核比之前严格许多。

所以许多小店依旧采用 Tik Tok+ 独立站 的方式运。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