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夕四年

2023 年 11 月 27 日上午 10 点半,北京海淀城建大厦。朝夕光年员工小姜知道自己已经迟到了,但他没有心情想这些。前一天中午,小姜看到了“字节跳动即将裁撤游戏业务”的消息,然后彻夜未眠。他在脉脉、微博和 Boss 直聘上不停搜索“字节”“朝夕光年”等关键词,期盼裁员只是谣言。

到了单位,在工位坐下后,小姜发现身边的人都不说话,沮丧的情绪笼罩了整个办工区,经常有“99+”消息提示的几个公司内群也陷入沉默。这时,小姜终于确认,裁员不是谣言了。

11 月 27 日中午,字节跳动对外宣布“大规模收缩游戏业务,保留部分创新型游戏探索”,至此,第一只靴子落下,外界的猜测最终确认。下午,第二只靴子落下,小姜终于收到了属于自己的通知 —— 作为研发线员工,他没有被明确告知裁员,公司表示,他所在的项目可能会被出售,但时间待定。

到了临近晚饭的时间,小姜环顾四周,周围工位的人都安静地坐在电脑前上班,没有人交流工作,没有人约着准备吃饭,也没有人谈起今天的裁员通知。

小姜关掉电脑,提起背包,走向门口。他给几个要好的同学发了消息,约他们出门喝酒、吃烧烤。一个同事问他:“今天走这么早?”平时,由于长期加班,小姜很少 10 点之前离开公司。

小姜离开公司的同时,抖音游戏的卡卡也开完了周会。周会内容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朝夕光年全线被砍,项目全部打包出售。抖音海内外的所有游戏相关业务,包括但不限于抖音平台的各个厂商的手游宣发、MCN 撮合、小游戏运营、发行和产研,全部收敛到抖音游戏一个部门。”而砍掉朝夕光年的原因也十分简单:内容太一般,不够赚钱。

从听到传闻,到传闻落实,时间并不长。11 月中旬,就传出消息,字节跳动正在计划以不低于 50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沐瞳科技。业界普遍认为这可能是字节跳动在游戏业务上做出重要调整的先兆。正如两年多以前,当字节跳动以 40 亿美元收购沐瞳科技时,人们将之视为字节跳动大规模开展游戏业务的一部分。人们当时相信,被收购的沐瞳将与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地的数家工作室一起,组成一家新兴“大厂”。

朝夕光年成立于 2019 年,前身是字节跳动于 2017 年收购的时间管理工具产品“朝夕日历”的母公司。其后几经调整,字节跳动逐渐放弃了工具性产品,开始发力游戏业务,以朝夕光年作为自己的游戏发行与研发机构。

2019 年初,字节跳动原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严授开始兼任朝夕光年负责人。同年 3 月,字节跳动先后收购了上禾网络、上海墨鹍等 4 家公司,并以上海墨鹍为班底组建了之后“四大工作室”中的 101 游戏工作室。被收购前,上海墨鹍曾上线过《全民无双》《决胜武林》等产品,有着不错的精品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研发能力。

2020 年 2 月,严授开始全面负责字节跳动游戏业务,带领团队在市场上寻找研发团队和游戏项目。当时,严授的考量是“优先考虑成立 5 年以上的成熟团队,有可以快速推出产品的即战力”,而策略则是倾尽全力投入大量资金与人力,对标行业顶尖水准,打造爆款。

同年 4 月,严授称字节跳动游戏业务将在 2020 年继续招聘超过 1000 人,自研游戏最快半年上线。仅半年内,朝夕光年在 4 个城市成立了 5 个研发与发行工作室,到 2020 年底,朝夕光年的规模已经达到 2000 人。

迅速扩张的同时,朝夕光年的业务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了大公司固有的流程和繁文缛节中。和中型厂商不同,朝夕光年足够大,以至于它有自我制定规则的能力和底气,和腾讯不同,朝夕光年足够新,这让非一线部门的工作习惯有时无法适应游戏行业的习惯 —— 尽管这种习惯在上市公司看起来可能并不规范。

2020 年上半年,从业者小土曾为字节跳动某游戏项目提供外包策划服务,他猜测项目可能隶属于成立不久的朝夕光年。根据他的回忆,这次合作价格不菲,但在拟定合同时,对方要求“保密协议期限终生”。“如果在死亡前泄密工作相关的内容,就要赔偿他们 30 万。”小土说,“付款方式也和我熟悉的不一样,他们要求乙方去某个人力资源平台注册,先开好发票,才能付款。”

小土告诉触乐,一般情况下,游戏公司对外包人员的保密协议在版本发布后 1 年左右。朝夕光年提出的“终生”让他对这个极速扩展的新兴厂商不太看好。不太看好的原因不完全是保密期限,还有合同中许多看起来很霸道的条款。“这种明摆着霸王条款的合同会让人觉得,字节是不是业务过于不熟悉?给外包这种条款,看着更像是商业诈骗。”小土说。

“除了制作组本身之外的一切,都让人觉得特别不像做游戏的人干的事情。”小土补充,“他们像是去商场买吃的,只关心过期不过期,甚至像是故意买过期的,好敲商场一笔。”最终,小土并未签下合同,但工作已经完成,对方以“未按业务流程行动”为由拒绝向他支付合作款项,却接收了他创作的内容。

这种对业务的影响显然不仅限于外包方面,但尽管如此,对于当时的游戏从业者来说,朝夕光年仍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高薪、自带流量,同时有着较高的自由度。有媒体报道,朝夕光年的员工头两年考核要求相对宽松。收购沐瞳后,严授在沐瞳七周年演讲中也谈到:“朝夕光年做游戏的前几年,年度 OKR(关键目标与成果)不是收入,不是利润,不是 DAU(日活跃用户量),而是人才密度的提高。”

至少在当时,这个愿景是可信的。小法于 2020 年加入朝夕光年做一线发行工作。在她的回忆中,2020 年的朝夕光年似乎充满希望。“公司奉行扁平化管理,工作氛围较为宽松,没有什么严格的上下级关系。我当时初入职场没多久,我的 Leader 很耐心地教导我,同事们也不会太把我当新人对待。有时我提出一些可能天马行空的想法,他们也会认真地与我讨论。在字节,很少会有压力很大的时候,我刚上手去做一些项目的时候,都会有专业的同事带我…… 我觉得字节的初衷并不是做一款捞钱的纯数值游戏,或是抽卡游戏,它更想做一款大型、品质好的游戏。”

其时,朝夕光年负责人严授在举例对标项目时,提到的大多是《王者荣耀》《阴阳师》等爆款游戏、知名 IP,或是《原神》这样的现象级游戏。这份底气来自字节跳动那两年飞速增长的营收。据 TheInformation 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2020 年,字节跳动的收入增长了一倍左右,达到约 370 亿美元,营业利润也超过 70 亿美元,对比 2019 年的 30 亿美元增长了 1.3 倍。

在这一阶段,背靠字节跳动,朝夕光年在 IP 改编产品和海外发行方面均有产出:

《航海王热血航线》《热血街篮》《镖人》等产品在上线之初均取得了优秀成绩,2020 年 10 月于港澳台地区代理发行的 MMO 手游《仙境传说 RO:新世代的诞生》曾登上港澳台地区 iOS 畅销榜榜首超过一个月,并于次月以 1700 万美元的收入在国产手游中排第 19 名,成为字节跳动首款月流水过亿的重度游戏。

大规模投入,同时借助自身的算法和流量优。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