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为他人利用信息网络犯罪提供“吸粉引流”帮助行为的定性

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提供“吸粉引流”服务,从中非法牟利,认定其行为构成诈骗罪的共犯还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以下简称帮信罪)的关键在于“吸粉引流”行为人与电信诈骗分子是否存在事前通谋及“吸粉引流”帮助行为对电信诈骗犯罪是否起到实质推动作用。

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一审: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法院(2021)黑0603刑初143号(2021年8月31日)

二审: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黑06刑终230号(2021年11月29日)

重审一审: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法院(2021)黑0603刑初245号(2022年3月31日)

重审二审: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黑06刑终113号(2022年6月8日)

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20年12月,被告人王某、张某琦租赁大庆市龙凤区昌某汽配城某房屋成立工作室,帮助上线“吸粉引流”。其间,王某、张某琦先后雇用邱某、黄某、刘某莉等人(均另案处理)为话务员,利用上线提供的他人手机号码及固定话术脚本,指使话务员冒充证券公司客服拨打电话,谎称证券公司为回馈新老客户,以交流股票知识等方式添加他人微信,将他人微信拉人上线事前组建的微信群。王某、张某琦按照人群的人员数量获取提成。2020年12月至2021年3月4日,王某非法获利71104.49元,张某琦非法获利35980元。已查实二人因添加微信被拉人群,后被诈骗共计504999元。其中,2020年12月31日,王某、张某琦雇用的话务员吴某,以上述方式添加朱某建微信,将朱某建拉人上线事前组建的微信群,后朱某建被骗143699元。2021年1月15日,王某、张某琦雇用的话务员纪某佳,以上述方式添加宋某霞微信,将宋某霞拉入上线事前组建的微信群,后宋某霞被骗361300元。2021年3月3日,王某、张某琦被公安机关抓获。

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8月31日作出(2021)黑0603刑初143号刑事判决:王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十个月,罚金9万元;张某琦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三个月,罚金8万元;追缴王某违法所得71104.49元、张某琦违法所得35980元,上缴国库;责令王某、张某琦共同退赔被害人朱某建经济损失143699元、被害人宋某霞经济损失361300元;并对涉案财物依法作出处置。

宣判后,王某、张某琦以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一审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11月29日作出(2021)黑06刑终230号刑事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重审期间,公安机关进一步开展侦查活动,但未能抓获王某供述的上线人员,未调取到王某与上线人员预谋实施犯罪的相关证据,亦未能进一步调取证实本案二被害人被骗的更多细节的相关证据。

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法院于2022年3月31日作出(2021)黑0603刑初245号刑事判决:王某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罚金2万元;张某琦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罚金15000元;继续追缴王某违法所得71104.49元、张某琦违法所得35980元,上缴国库;扣押在公安机关的王某的6部手机、1台黑色电脑主机,张某琦的1部手机,依法予以没收;扣押在公安机关的其他物品,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一审宣判后,二被告人未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以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王某、张某琦的行为构成诈骗罪为由提出抗诉。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2年6月8日作出(2022)黑06刑终113号刑事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王某、张某琦为获取好处费,在明知其上线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的情况下,仍利用上线提供的目标号码和固定话术,雇用话务人员,冒充证券公司客服人员拨打目标电话,为上线提供“引流”帮助,该行为直接或间接地促使了后续犯罪的顺利进行,但在上线未到案的情况下,无证据证实二被告人与诈骗行为人就诈骗犯罪具有共谋的主观故意,无证据证实与二被告人联络的人是诈骗犯罪的实行者还是其他与本案被告人行为相类似的为犯罪提供帮助的人。二被告人对后续实施的犯罪未实际参与,只负责将不特定的人员拉人微信群,即完成实行行为,且不参与后续犯罪赃款分配。在缺乏客观证据的情况下,难以认定二被告人为诈骗犯罪的共犯。王某、张某琦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提供“吸粉引流”帮助,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