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帮电信诈骗团伙“吸粉引流”可能构成犯罪!

被害人朱某耷拉着脑袋,目光呆滞,蜷缩在沙发一角,手边掉落着还亮着屏的手机,界面上隐约可见七个大字“您的账户已冻结”。他努力撑起身体,用颤抖的手拿起手机,在昏暗的房间内,拨通了110报警电话,“您好,我被骗了,请帮帮我……”

朱某喜欢投资理财,今年年初,在某平台上浏览投资理财信息时,看到有博主分享炒股经验的帖子。他一时心动,主动私信该博主讨教炒股经验。

博主“大方”为其指明了方向:“朋友你好,由于名额有限,如果你对我的方法逻辑感兴趣,请移步微信:****,我已将个人研判、打板经验,解析思路压缩成文档格式,随机抽取20份给到有缘人,一起交流进步!注意:任何收费的都是骗子!”

免费的赚钱方法从天而降!朱某在“博主”的热情引导下,一步一步操作,之后又添加了指定的“大师”QQ号。交流中,“大师”现身说法向其热情推荐了某炒股软件,并告诉其能带来可观的收益。禁不起金钱诱惑的朱某一时冲动,将钱投到了该软件平台。

接下来,就是诈骗的常见“套路”:以小额获利诱骗被害人加大投资,然后设法编造账户冻结等理由骗取被害人钱财。果然,朱某购买的几只股票都获得了“收益”,尝到投资赚钱的甜头后朱某加大了资金投入,可等想要从软件中提现时,却被告知账户冻结。

像朱某这样经所谓的“资深博主”引流后被骗的受害者还有10余人,共计被骗取钱款人民币800余万元。

事情还要从2020年12月底说起。那时,贺某刚进入互联网引流服务行业的某公司,主要工作内容为在各大平台发布财经类心得,引导私信求教的人添加公司指定对接QQ号、微信号。除稳定工资外,还可以根据私信数和转化率获取提成。

贺某虽然意识到自己引流添加的账号背后极有可能是诈骗分子,但在高薪诱惑下,他并没舍得放弃这份工作。直到2022年10月底,公司经营一段时间后,老板担心引流风险大,遂解散了公司和团队。

曾经的高薪转眼成云烟,贺某不甘心,开始了“自主创业”。他不仅照搬了原公司的经营模式,还招揽了原公司的团队成员,继续做引流。一方面,他从上游电信诈骗集团获取需要引流对接的QQ号、微信号等;另一方面,他购买大量网络社交平台账号,提供给员工发布财经类文章用于引流。没过多久,贺某实现了自己“日进斗金”的梦想。

为了提高“士气”,打消团队成员疑虑,贺某在团队中反复给成员“洗脑”,甚至还提出了所谓的“卖刀理论”。他提出团队的工作好比是卖刀,只提供工具,至于买刀人得到刀后去干什么,是去杀人还是切水果,与卖刀人无关。在贺某的反复洗脑下,团队成员继续心安理得地发布文章进行引流。

“其实我们也意识到引流行为的异样,比如,单位里交流工作,严禁使用微信或QQ,必须用境外的聊天软件,用的对接号经常更换而且时常被封号;推送的文章常被平台封控,平台账号也会被封号;甚至在发布的文章评论里,有网友直接说我们是骗子。针对这些问题,我们也意识到可能是在给诈骗分子提供引流帮助。我们还和贺某反馈过,贺某就用他的‘卖刀理论’对我们洗脑。”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的法庭上,员工侯某这样说。

他还表示,尽管当时也觉得公司存在问题,但每月结算工资拿到大笔的钱时内心就不再动摇,因为他们获得的收入远高于当地水平,工作也轻松自由。沉醉于“高收入”和“舒适感”,他们抱有“侥幸心理”继续干下去。就这样,他们成为了诈骗分子的帮凶,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而等待他们的,终究是法律的严惩。

“这些员工中,不少都是大学刚毕业通过网络招聘进入该行业的。作为初入社会的职场人,他们对未来也有过理想和抱负。但是,没有法律意识,再加上贪念,让他们主动充当了电信网络诈骗的帮凶,跌入了‘人生谷底’,值得大家警醒。”承办法官感慨道。

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贺某、侯某等人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仍提供引流帮助,诱导被害人添加电信诈骗微信号、QQ号,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根据各被告人在犯罪中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判处贺某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判处侯某等其余12人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至三年,缓刑一年六个月至五年不等,并处罚金一万五千元至三万元不等。

商业中的流量推广是通过各种手段吸引更多用户访问网站,提高网站的流量,帮助提高曝光率,提高转化率,从而实现营销目标。

但是本案中的流量推广已不仅仅是普通的商业推广行为了。贺某等人组建业务团队,根据上游电信网络诈骗分子的要求,利用话术引导他人添加诈骗分子的微信、QQ号等,后由诈骗分子对被害人实施诈骗,该种模式下,被害人受骗的可能性大大提高,该种引流服务构成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重要一环,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应依法予以惩治。

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中,对于诈骗罪共犯与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在行为方式、主观方面等存在相似之处。

二罪的主要区别有以下两点:从客观方面来看,诈骗罪共犯的帮助行为与具体诈骗活动的紧密程度更高,介入诈骗犯罪的程度较深,在诈骗犯罪方面所起作用更大;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帮助行为作用和参与程度相对较浅。从主观方面来看,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诈骗罪共犯需要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是一种较为确切的明知,明知的认定,应结合被告人的认知能力,既往经。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