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擦边抄袭艺术博主被抄者反遭谩骂董宇辉的粉丝为啥这么狂?

董宇辉的新账号“与辉同行”又双叒叕上热搜了,不过这次却算不得一个好消息。

起因是,1月28日,一位拥有235万粉丝的博主“杨藩讲艺术”发视频称,“与辉同行”直播间主播讲解米开朗基罗知识点的视频,与自己的内容重合度达90%,并在卖货时商用和切片做成短视频,属于抄袭行为。

面对指控,“与辉同行”主播董董在直播时回应称,在讲解艺术时可能会用到一些老师的作品,但无意冒犯,并表示有什么问题可以及时沟通。

大量董宇辉的粉丝涌入杨藩直播间,对其进行讽刺和谩骂。杨藩的直播间则在风波中被封禁。

杨藩忍不住接连为自己发声,“我的小工作室的死活,都不如人家一个千万账号的不高兴,抄袭有罪!”

1月31日中午,杨藩再次开启直播,回应了此次风波,他表示,“被抄袭还被人骂有些手足无措,我在等道歉,我没错。我的得意之作,您拿去商用我不高兴,但注明来源我也不追究。可在我发完视频之后,一堆人来骂我。我不是蹭热度,我自己本身流量就很好,而且我也不是卖大米,我是卖艺术课的,没必要蹭。”

继东方甄选之后,董宇辉的一部分“丈母娘”们还在直播间里继续制造新的风波。

都说互联网没有记忆,但自小作文事件被爆出后,董宇辉便三天两头地挂在热搜上,足以见大众对他的偏爱。

1月9日,董宇辉携众多优秀的主播一同亮相,“与辉同行”直播间人数瞬间突破10万人,并在高峰期冲破170万人,位居抖音带货总榜第一名、即时人气第一名。

“与辉同行”一场直播涨粉三百万;董宇辉卖鱼;董宇辉新号准备校招;董宇辉带货化妆品要砍掉贵的;董宇辉哭了……此后,董宇辉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霸榜热搜。

甚至于,个人魅力突出的董宇辉还变成了不少人的“职场老师”。俞敏洪与董宇辉过去的聊天记录在年底又被扒出,当做教科书式模板。

面对领导说“辛苦你了”,不能简单地回一句不辛苦。董宇辉的回答先是表达对领导的尊重和感激之情,然后做工作汇报并展示成绩,最后对领导也给予一定的关心。有评论写道,“学到了,年底领导说辛苦了,终于知道该怎么回了。”

可有流量的同时,也势必会带来许多反面影响。开业不到一个月,抄袭事件直戳新号脊梁骨。

1月29日,杨藩在直播中称“内容重合度都90%了,在卖货的时候商用,然后切片做成短视频播放,不算抄袭是什么?”“被抄袭还要挨骂,就是你们厉害,你们人多,人多做坏事也是对的吗?”

为了将影响降到最低,1月30日,与辉同行主播董董在杨藩视频下留言道歉,表示非常尊重他的创作。

他解释道,自己大学时期一直在看博主的视频,由于平台提及创作者会涉及引流违规,所以原来没有提及,未来如果使用会提前告知。

这又引起杨藩的不满,“自己留言了再删,删了再截图说是我删了,套路太深。而且那张道歉截图里最后说,以后再用我的留言会告知我,那是道歉吗?”

1月31日的直播中,杨藩评论区涌入不少粉丝。有人站在董董的立场说杨藩,用这几句话算不上抄袭,指责他太过小气;也有人说他们(与辉同行)有饭圈文化,杨藩怎么说都不会有用,让他别再继续追究了。

曾做过账号运营的乔向对《凤凰WEEKLY财经》表示,创作者误用一些类似的文字、图片、视频等,忘记标明出处其实很常见,他所在的公司就有不少博主顺着粉丝给的线索找到公司的主播,要求给个说法。大部分人只要真诚道歉,在评论区@原作者,或赔偿200-500都会选择息事宁人。

乔向补充道,此次事件说成抄袭有些过了,但“与辉同行”账号影响力过大,如果粉丝对原作者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后续的善后确实不容易处理。双方矛盾和冲突在“黑粉”的影响下不断升级,这恐怕也是杨藩坚持多次要求主播公开道歉的原因。

实际上,如果不是抄袭事件被爆出,在董宇辉的带领下,“与辉同行”一路走得十分顺畅。

1月11日,刚刚直播第三天,董宇辉就略感无奈地说,由于没东西卖了,账号安排停播一天,再次展现了丈母娘们的“钞能力”。

而董宇辉似乎也印证了一个观点,只要有他坐镇,再冷门的东西都能被他卖出圈。

1月23日,“与辉同行”迎来了几张新面孔,作家梁晓声、蔡崇达和《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当晚,三人与俞敏洪、董宇辉围绕“我的文学之路”主题侃侃而谈,并为带货杂志做好铺垫。

据媒体统计数据显示,直播2个小时,“与辉同行”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895万人,最高在线个小时时间,直播间最终成交数据共计销售8.26万套,99万多册,销售码洋1983万。《人民文学》杂志社对媒体表示,截至1月26号,已销售15万套180万册。

有人不禁感叹,“做梦都没想到,作家访谈能吸引这么多观众,同时在线万+。上次文学这么火,还是闪闪发光的八十年代。”

1月28日,董宇辉在与辉同行团建现场发言称,公司成立时间很短,属于刚组装就上了高速,不到20天时间销售额高达8亿。他还表示与辉同行公司是扁平化管理,这里尊重团队每一个人的贡献。

而高开的“与辉同行”,也让同行们不得不心生羡慕。据三眼查Pro数据显示,截至1月28日,“与辉同行”近7天带货销售额为2.3亿元,场均销售额3835万元。对比来看,“交个朋友”直播间近7天带货销售额为0.51亿元,场均销售额122万元;“疯狂小杨哥”近7天带货销售额为1.39亿元,场均销售额1548万元,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与此同时,依靠董宇辉爆火的“东方甄选”,在主角离开后,也感受到了浓浓的火药味。同一时间段内,“东方甄选”近7天带货销售额为1.32亿元,场均销售额1886万元,和“与辉同行”销售额近乎相差一倍。

1月31日晚,刘德华与宁浩做客“与辉同行”直播间,为春节档电影《红毯先生》造势,上架的60万张电影代金券被瞬间抢购一空,访谈结束时,还有170多万粉丝等候在原地。

整场一个半小时的直播,评论区永远在刷屏“没票了,上票”,宁浩感到震撼,“实在是没想到,以为30万张就足够了,这么快就没了。”

另一边,“东方甄选”直播间与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有明星嘉宾,没有滔天流量,直播间观看人数维持在4万+,比起曾经的辉煌,相距甚远。

“有董宇辉”和“无董宇辉”的直播间高下立见,这也导致还有人对挖角董宇辉抱有希望。

1月29日,有媒体曝出,京东仍在频繁接触董宇辉。该消息称,京东内部已多次小范围开会探讨招募董宇辉的可行性,及未来多种合作的可能。

随着董宇辉回归,京东3C数码直播间、时尚美妆直播间、图书直播间近期又开始隔空邀请董宇辉“做客”。董宇辉方面暂未给予回应。

实际上,当初“小作文事件”爆出董宇辉受到不公平待遇后,为了留住董宇辉,新东方做出了极大的“让步”,让董宇辉“单飞”,给董宇辉分股,将董宇辉抬上管理层。

在2024财年上半年财报电话会。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