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W+大号也在用揭秘微信红包封面6大引流方式 深度复盘

就在各平台都忙着晒今年有多少人在自己平台上发红包的时候,微信已经升级到晒有多少人在微信搞红包封面了。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腾讯·真·万物皆可卖皮肤。

虽然有部分用户说:今年抢的红包封面比抢的红包都要多,但也从侧面展示了微信红包封面的热度。

今天,果酱妹就来给大家捋一捋微信红包封面的“发家史”,也给各位新媒体小伙伴们扒一扒,微信红包封面有哪些运营小玩法。

2014年1月7日,微信推出红包功能。微信红包的内涵及设计,与传统意义上的春节红包挂上钩,抢红包也迅速成为了微信用户在春节和各大节日中必不可少的娱乐。

但要说微信红包的线年的春节。那一年,微信和央视春晚达成了深度合作,除了开启“互联网巨头+春晚”发红包的新模式外,也顺利达成了微信红包和摇一摇的里程碑式节点。

2015年除夕全天,微信红包的收发总量达10.1亿次;春晚微信摇一摇的互动总数达110亿次,互动峰值达到8.1亿次/分钟;185个国家的人参与了微信摇一摇互动。

• 2016年除夕,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80.8亿个,比2015年增长了8倍;• 2017年除夕,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到142亿个,比2016年增长约80%;• 2018年除夕至初五,共有7.868亿人使用微信红包传递新年祝福,收发红包总人数同比增长10%;• 2019年除夕至初五,共有8.23亿人收发微信红包共享祝福,收发红包总人数同比增长7.12%。

在微信红包在“红包江湖”的地位日渐稳固之时,越来越多玩法就此衍生。而“卖皮肤”作为刻在腾讯DNA里的技能,这时不用更待何时?(当年买QQ秀的小孩长大了,但还是逃不过腾讯的“皮肤战略”。)

2019年1月,微信推出“企业定制红包封面”,仅开放给部分已认证的企业微信用户和部分境外线下合作商家。当时的红包封面并不支持个人用户定制,功能推出一周后,微信便宣布已有1.5万家企业为1400万名员工定制了专属春节红包。

红包皮肤封面的势头这么好,微信紧接着在2020年1月上线“微信红包封面开放平台”,进一步降低微信红包封面的定制门槛,只要通过微信公众平台认证的公众号,都可登录微信红包封面开放平台定制红包封面。

同时,红包封面也新增了“封面故事”功能,设计和样式也越来越精美,虽然用户都想要,定制门槛也有所降低,但一个定制红包的成本要10元一个(还不算设计费),100个起订,成本和普及性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当时微信红包封面的爆红。

铺垫已久的微信红包封面,终于在2021年春节前迎来了爆发,而其爆发原因总结起来,大概有这三点:

•定制红包封面的门槛降低,支持个人定制红包封面,条件只需注册视频号、发布一条照片或视频,并获得10个赞。企业、个人都能制作红包封面,普及度相对上一年明显提升。•定制红包封面的成本大幅降低,对于企业和公众号定制封面只需1元一个,10个起订,个人定制的红包封面虽只有10个,但胜在免费;•红包封面支持视频号、公众号及小商店的跳转,能满足个人和企业的营销需求。

在微信把门槛和成本都降低了之后,Gucci精美却难抢的红包封面话题率先冲上热搜,在微博获得了2.1亿的阅读量,开启了一轮抢封面热潮。

有了Gucci在一月末的热度铺垫,微信红包封面的官方话题顺利在二月初冲上热搜,并获得了超过13.6亿的微博话题阅读量。加上各品牌打出限时限量的明星红包封面营销策略,吸引了众多粉丝和路人的“自来水”流量。

从近一年的版本更新中不难看出,视频号就是微信近两年的发展重点,越来越多的微信功能都开始为视频号直播引流,微信红包和红包封面也不例外。

首先,微信推出了“直播红包”的限时推广活动。主播可以在视频号直播间前,发送红包到指定群组,群里成员会收到直播卡片及“主播的直播间发了一个红包”提醒,群员需要点击卡片进入直播间之后,才能领取红包。

用户可以在直播间中抢红包,而主播也能设置自己账号的红包封面;用户在打开红包时,又可以从封面故事中进入相应的公众号、视频号或小程序。

此外,微信从2月5日正式支持免费制作个人微信红包封面,过了不到半个月,截至2021年大年三十到年初五(2月11日-2月16日),仅仅六天时间,便有3000万个新上架的红包封面,而人均更是拥有超过7.37个红包封面(更是有人拥有超过30个红包封面,例如果酱妹)。

微信红包封面的爆火,其实也要得益于各新媒体人越玩越溜的营销方式,果酱妹总结了跟公众号有关的几个红包封面玩法,或许对各位新媒体小伙伴们的下一次红包活动有帮助。

这算是红包封面最基础的玩法。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