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二收问询回应高毛利率、“从事”剥离业务等问题

因上市不到一年重新收购剥离公司而被要求解释的拉卡拉,一个月内二度收到深交所问询函。5月8日晚间,拉卡拉对是否仍从事剥离业务、为何应收账款大幅增加、营收与净利增速不匹配、毛利率较高等八大问题做出回应。

深交所指出,拉卡拉招股书显示,自2016年10月将金融增值业务剥离后不再经营金融增值业务,而 2019年年报所述金融科技业务的同比增长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仍在从事金融增值服务业务。

对于招股说明书有关内容与年报披露内容逻辑上的不一致,拉卡拉回复称, 2016年公司剥离的是金融增值业务,目前公司经营的是金融科技业务,二者不是同一个概念,也不是同一种业务。

拉卡拉表示,2016年10月剥离增值金融业务之前,公司增值金融业务所指的是业务,公司 获取利息收入。而2019年年报中的金融科技业务(即金融增值服务业务)包含业务引流推广、理财交易服务、信用卡发卡推广、系统和解决方案输出等服务,为金融科技服务收入。

拉卡拉还称,通过支付服务获取商户,并向商户提供包括金融服务类在内的各类产品和服务,是大型第三方支付公司普遍的商业模式和业务逻辑。公司此前因该等收入的规模和占比较小,在招股说明书等上市申请文件中,该等业务收入在个人支付、商户收单等收入分类核算。

拉卡拉2019年公司金融科技服务收入合计9353万元,同比增长67.08%;其中贷款引流服务6392万元,同比增长110%。深交所问询,贷款引流服务的主要业务合作方是谁?是否存在为、P2P平台提供引流的情形?是否存在合规风险?

对此,拉卡拉回复称,公司贷款引流业务的合作方主要是广州拉卡拉小贷、重庆蚂蚁小贷等依法经营业务的公司。2019年,也曾为两个涉及P2P业务的美股上市公司合作方引流,分别是深圳市赢众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上海你我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上两家合作方业务收入共计53.87万元,占贷款引流服务收入总额的0.84%。

具体业务模式为:拉卡拉利用其自有网页、App等业务平台展示等宣传页面方式为合作方业务提供导流推广服务,并按推广效果收取服务费。

拉卡拉表示,金融科技服务内容主要包括信贷/发卡业务引流推广、理财交易和系统服务等,合作方均为持牌经营、合规情况较好的商业银行、公司、上市公司等。公司提供上述服务过程中,严格审核合作方资质 ,并未代替合作方从事需要经营资质的核心业务环节,业务模式不存在合规风险。

拉卡拉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年内实现营业收入48.99亿元,同比下降13.73%,支付业务实现收入43.46亿元,同比下降16.74%,而归母净利润达8.06亿元,同比增长34.5%。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增长依然一负一正。对此,深交所要求解释营收与净利润增速不匹配的原因及合理性。

拉卡拉在回复中表示,2019年拉卡拉支付交易规模和收入同比有所下降,是其主动调整经营策略的结果。2016年底公司剥离增值金融业务,将获得的资金投入到支付主业;2017年开始大规模投入和推广智能终端等,带动扫码支付用户及业务规模大幅度增长,直至2018年下半年暂告一段落,公司改为重点开展商户服务的深度经营;2019年,公司着力拓展高经营价值的中小微商户。

“2019年,公司平均刷卡费率、平均收单净费率与往年基本持平,而交易规模、活跃商户规模均同 比下降,造成2019年收入同比下降。但由于营销推广费用大幅降低,同时,高毛率的商户经营收入快速增长,最终公司在2019年利润继续保持较大幅度增长。”拉卡拉称,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公司收入有所下降,但因减少推广费用压缩成本,实现净利润1.68亿元,同比增长5.17%。

2019年,拉卡拉商户经营业务主要包括金融科技、信息科技、电商科技三大板块,毛利率高达70.5%,也被深交所要求阐明原因及合理性。

拉卡拉回应称,商户经营毛利率高,这是用户经营类新经济的典型特征,即通过一个刚性需求的、高粘性的业务获得用户,然后全面发掘用户需求,自身或者与合作伙伴一起满足用户需求,获取用户经营收益,例如微信、美国的SQUARE公司等都是此类商业模式,这是可持续成长的商业模式。公司在通过支付业务获取商户的基础上,经营商户所产生的各类服务收入,无需支付额外的获客成本,毛利率保持在较高水平。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