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腾讯视频言和 天价版权诉讼暂歇?长短视频还争什么?

4月7日,腾讯视频和抖音集团宣布达成合作,双方将围绕长短视频联动推广、短视频衍生创作等方面展开探索。长短视频巨头在版权上“握手言和”,备受行业关注。

说起这次合作的意义,不得不提一场声势浩大的版权风波。两年前,70多家影视机构、数百名艺人两次发布声明,控诉长视频的正版资源成了短视频的“免费午餐”。头部平台“爱优腾”更是几度同台,谴责短视频盗版侵权。

长短视频交战不止在舆论场,还蔓延至法庭。这些年,围绕《斗罗大陆》《扫黑风暴》《亮剑》等热播剧版权,腾讯和抖音之间的纠纷不断——部分案件的诉讼标的额甚至达到了亿级,还有个案一审开出千万级的赔偿金额。

曾经“水火不容”的头部长短视频平台,为何选择冰释前嫌?南都记者盘点发现,长短视频平台关系“破冰”早有迹象。自去年以来,抖音和爱奇艺、快手与乐视等先后宣布达成版权合作,长短视频的互补互促已成为推动视听产业进步的重要趋势。

4月7日上午,抖音和腾讯视频官宣达成版权合作。曾经“吵”得不可开交的两大巨头罕见地走到一起,不少人称此为“世纪大和解”。

根据两家的合作声明,腾讯视频将向抖音授权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权利的长视频,并明确了二创方式、发布规则。这意味着,未来抖音集团旗下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平台用户都可以对这些作品进行二次创作。

事实上,这次抖音和腾讯视频“握手言和”看似令人意外,实则也有迹可循。2022年3月,抖音与达成合作,抖音平台和用户可对全部自制影视作品进行5分钟之内的剪辑、编排或改编。2022年6月底,快手宣布与乐视达成合作,快手创作者可以对乐视独家自制版权作品进行剪辑及二次创作,双方共享用户集体创作的内容红利。

相比“爱优腾”,视频和乐视的规模体量靠后,因此这两次长短视频的合作并未溅起太大“水花”。直到去年7月,抖音与官宣走到一起,正式开启长短视频版权合作的标志性节点。

据南都记者了解,抖音集团获得了内容资产中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授权,涵盖电影(含网络电影)、连续剧、综艺、纪录片、动画等多个品类。双方还对解说、混剪等短视频二创形态作了具体约定,共同推动长视频内容知识产权的规范使用。

在长短视频平台已有合作案例的基础上,此番抖音和腾讯视频“牵手”或许是顺势而为,当然更多基于自身利益考量。腾讯视频在声明中表示,这次合作展示了双方在共建优质内容、拓展行业边界方面的创新思考与实践,将推动长短视频互促共赢新格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告诉南都记者,“长视频的优质资源一旦流动起来,不管是商业价值还是文化价值都会提升。长短视频平台一起把市场‘蛋糕’做大,将对创作生态和产业生态产生重要的正面影响。”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抖音和腾讯视频的声明中,均未透露达成合作的具体内容,包括二创方式、发布规则等仍待明晰。未来两家的合作模式如何落地、长短互促怎么实现?从抖音和爱奇艺的合作案例中,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4月9日,南都记者打开抖音App,以爱奇艺近期热播剧《人生之路》搜索发现,部分视频合集页面显示“可看正片”,点击链接出现该剧的剧情简介、演职人员、剧集热评等,并可跳转至爱奇艺平台播放。

2022年9月5日,两家还联合发起“抖音二创激励计划”,截至10月30日活动收官,该活动线亿。通过二创宣发方式,《武林外传》《康熙王朝》等经典老片在爱奇艺热度提升,《苍兰诀》《卿卿日常》等新热剧也频频出圈。

抖音相关负责人表示,长短视频“协作时代”已经到来。抖音作为影视综宣发的短视频阵地有自己的链路:即通过主创直播、明星挑战赛、追剧团、跨领域达人联动等宣发动作,快速提升IP曝光,引发站内更多优秀创作者关注及二创,打造沉浸式追剧场。

今年2月底,爱奇艺研究院院长葛承志在第七届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上也谈到了爱奇艺和抖音的合作进展,称相向而行是解决长短视频版权问题的“中国方案”。

他透露,长短视频合作还开创出内容宣发的新模式——以《做家务的男人4》为例,这是爱奇艺和抖音首个深度合作的综艺项目,尝试以内容运营带动商业化售卖,通过开通官方抖音账号中的商品橱窗,测试选品及吸引观众购买。

从“剑拔弩张”到“握手言和”,如何看待长短视频在版权合作的这一变化?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及文化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郑宁告诉南都记者,长短视频巨头能够达成相互授权合作,这对行业是个大事,也是好事。一方面,长视频可以通过授权获得经济上的效益,包括通过短视频平台导流引流;另一方面,短视频创作者也可以更快速、低成本的方式得到版权授权,进行相应的文艺创作。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学院)教授曹伟认为,成熟的市场,希望看到良性的竞争(或者叫良性的竞合),也就是既激烈竞争又可以灵活合作,这次和解是良性竞合的范例。同时也为长短视频平台上的广大创作者带来极大的便利,为他们从事二次创作、开展作品演绎提供相应的法律基础,免除了此前长期存在的版权隐患。

回顾长短视频之争,不得不提两年前的一场版权风波。2021年4月,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芒果TV和咪咕视频联合数十家影视公司、行业协会及上百名演艺人员两次发布联合倡议书,呼吁短视频侵权。

当年6月举办的一场行业论坛上,“爱优腾”有关负责人还罕见地“一致对外”,轮番炮轰短视频侵权行为。腾讯公司副总裁兼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控诉短视频算法及分发机制的一句话——“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全都是猪食”,更是引起轩然。

围绕版权问题,长短视频平台的骂战不断,相关诉讼也层出不穷。此前,北京互联网法院发布的一份涉短视频著作权案件审理情况报告显示,2019年至2021年收案量逐年增加、增幅明显。涉诉主体以长短视频平台为主,切条搬运类侵权居多,而且容易形成批量案件。

具体到“头腾”之间,双方之间的版权纠纷多达上百起,个别案件标的额在亿元级别——比如腾讯诉抖音侵权《扫黑风暴》案的索赔金额为1亿元,《你是我的荣耀》案索赔7.55亿元,《斗罗大陆》案更是创纪录地调高到8亿元。在积极应诉的同时,抖音也尝试“反击”,反告腾讯视频存在大量《亮剑》的侵权内容。

刘晓春告诉南都记者,针对短视频侵权、版权使用边界等问题,长短视频平台发起了一系列诉讼。法院也尝试通过判决来明晰相关裁判规则,但其实仍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比如近期对天价判赔的争议也反映了行业对损害认定缺乏共识。

郑宁观察发现,无论是借助行政主管部门,还是通过司法手段寻求救济,都是成本比较高的方式,最后也没有达到解决长短视频版权之争的理想效果。此番抖音和腾讯视频达成合作,可以说探索出了长短视频行业版权合作共赢的新路子。

随着双方合作的推进,已发起的诉讼是否会受到影响?一名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此前两巨头一直在谈版权合作,代理律师也同步就部分案件与法院沟通和解事。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