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新出路大树」:岔路口藏在大胆的步伐后丨对话自媒体人

这次,深度营对话自媒体人系列将对话那些深耕于教育、人文、财经、科技、娱乐、体育、泛文化等不同领域的自媒体人,倾听他们讲述关于自媒体的那些事。我们尝试理解,他们所经历的、所见证的,以及所期望的。

本文对话「新出路大树」运营小晴,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个自媒体账号背后的故事。

北京夜晚的草坪上,大树与十几位年轻人搭好了白色的帐篷,帐篷上挂有“咖啡哪有上班苦”、“一起去热爱这个世界”一类的字幅。年轻人们在帐篷里席地而坐,白炽灯橘黄的灯光打在大树和分享嘉宾的脸上,他们是这次青年工作分享会的主角。

习惯了在公司一整天对着电脑进行工作,并且到场的还有在各行各业崭露头角的同龄人,作为主持人分享者的大树手心有些冒汗。可大树是个热爱分享和表达的人,当正式进入表达的状态,和嘉宾进行沟通采访时,大树不再紧张,他一边阐述自己的观点,一边用大方的手势动作辅助自己的表达,大树开始享受起了这样的状态。这是大树第一次主持分享会,结束之后,他收到了青年观众朋友的热情掌声和分享嘉宾的点赞。在大树的心里从此萌生了不一样的创业想法。

采访100个看见新出路的大厂人”是自媒体「新出路大树」的简介,也是它的核心内容。如何面对大厂裁员风潮?如何面对不景气的互联网行业?如何在后疫情时代找到新的大厂人出路?“新出路在大树”以主持人大树连线大厂嘉宾采访的方式,一一回应这些摆在年轻人面前的职场难题。

进入大厂是大学时期大树的目标,非名校毕业的他经历过一系列挫折,终于得到进入大厂工作的机会。可来到大厂后才发现,在互联网裁员风潮下,自己每天都在忧虑自己是否明天就会被裁掉。

工作能否保住还是问题,更别提升职加薪了。一天,大树加班到12点才从公司下楼,打开打车软件发现前面排队还有100余人。大树颤抖着双手,一直埋在心底的想法蹦了出来,他不想坐以待毙。

于是,他选择了裸辞,成为一名半自由职业半创业者。创业并非一帆风顺,大树尝试过抖音卖货、私域变现、自媒体IP等等项目,最终都失败了。为了不让女朋友担心,他只能伪装自己早出晚归。实际上,他经常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直瞪瞪地看着天空。在创业的前3、4个月里,大树的项目几乎没有收入。

迫于生活压力,他暂停了创业选择入职一家清华研究院旗下的元宇宙公司,尽管事少钱多离家近,但他心里依然觉得日子过得太舒服,可做的事太少,心里还有一股冲劲不能得到释放。一次偶然机会,他受邀参加一个“私董会群体咨询活动”,在其中担任类似主持人的角色。这次活动里,大树充分表达了内心的想法,直视了自己一直想要创业的决心。

大树再次选择裸辞,这次他将自己的目标需求用户准确定位至当代求职青年,并结合自身优势成为一名“链接者”。起初是邀请身边好友做职场分享,后来随着自身影响力的不断壮大,他成为了青年社区的北京主理人,在青年社区时常会发起类似于沙龙的活动为年轻人提供一个交流沟通的场所。大树发起了200多场活动,链接2000余人,并成立俱乐部,打破信息壁垒让参与活动的求职青年找到新方向。他将自己的自媒体号设为「新出路大树」,想要将找到新出路拿到结果的年轻人的经验分享给更多人。大树的创业终于有了起色。

大树希望能够通过这个自媒体账号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新出路,找到新方向。正如他所说的“职业生涯的任何阶段,都应该保持对新机会的好奇心和看见。”

A:我们现在主要的业务是做新出路会员俱乐部,会员俱乐部会招募“引路人”和“同路人”加入到我们的社群里。“引路人”多为行业大咖,包含但不限于:创业大佬、IP操盘手、自由职业社群创始人、猎头等。他们围绕转行、职业困境、市场需求等多方面话题,为“同路人”提供经验和实操性强的指导。

我们做社群的项目过程中,会对标一些类似的社群组织,发现他们在做自媒体引流。在运营新出路会员俱乐部的过程中,我们切实感受到引流这件事情非常重要。我们希望让更多人看到我们的会员俱乐部,同时也希望在自媒体上打造一点影响力。

再加上大树,他是一个输出能力比较强的人。他个人经历比较独特,从大厂辞职,开始创业,一路上也认识了不同领域的人。所以他能讲出很多比较好的内容,我们觉得是可以向外去输出的。因此就以大树个人为IP,我们的团队开始做一些自媒体内容。

我们们有很多线上的活动,这也是大树开始做自媒体的开端。新出路团队通过直播的形式,联系一些各行各业的从业者,这些人针对某些话题进行探讨。回看直播录屏的过程中,我们发现里面有一些很精彩的内容是可以剪辑出来,发布到视频号上的。然后我们就开始把里面的一些比较好的内容分享给大家,同时也提高会员俱乐部的影响力。

他还有一个小号叫“大树在生长”,是做自己的感悟分享,那个就比较随意,只是记录一下收获,再跟大家分享情绪。所以说它这个大号和“大树在生长”,两个账号同时运营。只是风格不同,没有侧重于某一个。

A:我们会员俱乐部的业务发展到一个阶段之后,为了对外打一点声量,才开始拓展自媒体业务。刚好团队内部有一些之前做过自媒体运营的小伙伴,他们能力也不错,所以内务人员来分担这个工作。

我们的视频号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直播的切片,还有一个是录制大树个人的分享视频。第一个,直播切片的制作。我们直播过程中,会有小伙伴做笔记,也是划重点。直播结束之后,她会把直播内容导入飞书,转成文字稿。团队一起分析文字稿,哪一部分适合剪辑成短视频,再由负责后期的成员把直播剪辑成片段。大树个人的视频会更随意一些。他对某些话题有感悟,或者有一些突发的热点话题,他想表达一下,我们就立刻把这些录下来。

A:我们有周例会,这个比平时录制更严肃一些。例会上,大家会讨论选题相关的内容。但是多数时间,是我跟另外一个做内容运营的同事,一起讨论选题。再把选题交给大树,看大树对哪些话题比较感兴趣。

选题会倾向于最近的热点,比如最近大热的AIGC和ChatGPT。我们也做了两场关于AIGC的直播,优先做AIGC的视频切片,再根据直播内容进行进一步的选择。近期,结合大树的一些感悟和时下热点话题、经济爆款,团队里有搭建一个选题库,也是我们选题的参考。

我们会倾向于选择让观众更有获得感的内容,再加上一些金句。观众看完之后的收获实操性更强,“术”的层面会更多,“道”的层面相对少一点。可能会总结出一、二、三几个步骤,或者推荐一些领域的入门书籍。

A:前期,我做选题的时候很怕话题过于敏感。不过在大树看来,只要不涉及被封掉的话题,都是可以讨论的。有时候把更尖锐的问题抛出来,才会得到更精辟的答案,也有更大的反响。我们希望畅所欲言,尽量给大家分享更有矛盾点、更值得讨论的东西。

A:最开始,还是蛮难的。因为我们之前从直播里面做视频切片,是很简单的。我们要做的,只是找好选题,挑选话题下的内容。但是做大树个人IP向的视频会更难。我们拆解了很多职场博主的爆款视频,发现他们的脚本感还是很强的。但是大树的表达习惯是松弛。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